关灯
护眼
字体:

73待到山花烂漫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1、生子记

    初夏天气渐热,许诩即将临盆,提前住进私立妇产医院。许父几乎全天候陪着她,许隽和季白也24小时开机,一下班就轮流去医院蹲守,严阵以待。

    许诩骨盆偏小,但胎儿个头也不大,所以医生说还是有条件顺产的,只是产妇会辛苦点。

    许诩当然不怕辛苦,生!

    住进医院第二天半夜,病房里静悄悄的,仿佛所有人都陷入沉睡。

    许诩被剧烈的宫缩疼醒了。

    彼时季白靠在床边沙发上,一脸疲惫,睡得沉稳。她也不急着叫醒他,而是看着墙上的钟,忍着痛,不慌不忙的开始记宫缩次数——只有宫缩达到一定频率,才意味着离生不远了。

    记了一会儿,她感觉差不多了,这才伸手拍拍季白的脑袋:“老公,醒醒,要生了。”

    季白睁开眼时还有点懵,下一秒,飞快的弹起来。

    医生和护士很快赶来,检查之后,将许诩推进产房。

    生产过程只能有一名家属陪同,闻讯赶来的许父和许隽,只能留在外头。许诩被推进产房时,正好看着两人略显焦急的神色,于是冲他们笑笑:“别担心,生孩子时间可长可短,你们没必要在这里干等,先去病房休息下。睡一觉起来,我应该就生完了。”

    她一说完,旁边的医生护士都笑了,父亲和哥哥也是又心疼又好笑。护士长说:“季太太心态真好,一定没问题的。”

    季白则握着她的手,柔声说:“你操心那么多干什么?爸和哥会照顾自己,咱们专心生孩子。”

    许诩瞥他一眼,俊容略显紧绷,他的手心也微微有汗。

    他也有点紧张啊。

    许诩拍拍他的手背:“我一定会生得很好,你安心。”

    季白:“……你也不用操心我。”

    ——

    这晚医院还有另一名产妇分娩,躺在隔壁的产房,隔着一堵墙,都能听到她高高低低的痛呼:“老公……好疼啊!疼死我了!哎约喂……”

    可许诩这边就不同了,由始至终没有发出一声惨叫。阵痛来袭,她只紧咬牙关,甚至浑身颤抖,就是不出声。

    季白看着心疼,轻声说:“要是痛也喊出来?”

    许诩喘着气答:“我喊做什么?又不会好受一点,还浪费体力。”

    季白:“……哦,那我亲亲你?”

    许诩:“别逗我笑!我在憋气!”

    ……

    清脆的婴儿啼哭声传来时,许诩浑身一松,长长吐了口气。

    护士把孩子清洗干净,包裹好抱过来,季白小心翼翼接过,眼眶居然有些湿润。

    他将孩子送到许诩面前,她的短发已经被汗水湿透,看着孩子,之前一直冷静淡定的小脸,终于浮现疲惫而温柔的笑意。

    季白将她和孩子一起环在臂弯里,轻声说:“老婆生孩子的确生得很好。”

    岂止是很好,简直是太好了。只让他觉得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

    许诩和孩子一起被推回病房,过了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天色蒙蒙亮,一转头,就见孩子还躺在边上小床里,睡得正香。三个大男人似乎也没有困劲儿,都围着床,小声在说话。

    许隽:“这孩子越看越像我。”

    许父仔细端详孩子眉眼,沉吟片刻,评价道:“不像你,比你有英气,还是像季白。”

    许隽:“这么小您能看出英气来?”

    季白笑而不语。

    人生赢家嘛,就该笑而不语。

    许诩也笑了,季白抬眸看到她醒了,快步走过来,握住她的手:“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她看着许隽和季白,一个清秀,一个英朗。再侧头看着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的话影响,看着孩子小小的、乌黑的眉眼,还真的挺有英气,有季白的味道。

    以后他们的生命里,就会多一个小季白啊!

    这感觉实在太……

    幸福。

    ——

    三个男人都坚持让许诩在医院多住几天,再回家坐月子。许诩当然也无所谓。

    夜里除了私人护理小刘,季白和许隽也会轮流来医院守着。第三天夜里是许隽在。许诩睡到半夜,被孩子的啼哭声吵醒,睁眼一看,许隽已经抱着孩子在哄了。

    等孩子重新睡着,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兄妹俩一时都没了睡意,低声聊了一会儿,许诩打了个哈欠,许隽揉揉她的头发:“好了,赶紧睡。”

    许诩低头,眯了一会儿又睁眼,见许隽还坐在原地,望着小床上的孩子,清俊的眉眼间,笑意持久未褪。

    “喜欢孩子就自己生一个。”许诩慢吞吞的说,“你也该正经找个女朋友了。”

    许隽这才在沙发倒下,用被子将自己一裹,漫不经心的答:“在找呢。赶紧睡。晚安!”

    2、尾声

    一晃一年过去了。

    这天是许隽公司的周年酒会,定在市内最好的酒店举行。华灯初上时分,偌大宴会厅里已是灯火璀璨,衣衫鬓影,笑语不断。

    季白和许诩也来了,作为对哥哥的支持。孩子今晚暂时让许父带,许父当然欣然受命。

    许隽自带着漂亮女秘书,满场游走,言笑晏晏。季白两口子找了个僻静角落的沙发坐着,低语亲昵,自得其乐。正意兴阑珊间,就见一道颀长身影从大厅走过来,人未至笑语先扬:“季三,嫂子,躲这儿干嘛呢?”

    是舒航。

    季白松开怀里的许诩,举杯跟他碰了碰:“你什么时候又来霖市了?”

    舒航笑答:“过来玩儿呗。嫂子,我借三哥一会儿,过去认识几个朋友哈。”

    两个男人在人群中穿梭了一会儿,就到了外头的露台上。此时天空墨蓝,星光正亮。季白淡笑:“最近跟姚檬进展怎么样?”

    舒航叹了口气:“不怎么样,不追了。”

    他这么说,季白也就不再多问。舒航这一年苦追无果,放弃也很正常。两个男人安静的喝了一会儿酒,舒航望着楼下的花园,忽的放下酒杯:“我去上洗手间,你去陪嫂子吧。”说完一阵风似的走了。

    季白眼力很好,隔着老远就看清便道上刚停下的那辆车的车牌——不正是姚檬的车?

    这小子,还说不追了,分明还像个跟屁虫似的。

    季白噙着笑,转身也回厅内找老婆去了。

    ——

    许隽的公司在国内已经颇有盛名,许多记者守在门口。长裙逶迤的姚檬一下车,闪光灯就不断。

    “姚总,听说您的集团有意注资许隽的公司?”

    “姚总,您今天来,是否是来和许隽总商谈合作事宜?”

    姚檬只淡淡一笑,旁边的保镖分开人群,她低头安静的走进去。

    这时又有记者抢上来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