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零八章 钝刀割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紧接着又传来消息,邵阳已经陷落,孙可望也算一代枭雄,竟被汪晟斩首示众,楚军大举过江北上,从几个方向同时压向汉阳。

    不好!快撤!

    楚军的动作太快,大大出乎谭泰的意料,当他感觉不妙的时候,已经有数万楚军过江,他立刻和屯布儿退出汉阳,向河南撤退。

    可是这个时候,金声桓已经攻占孝感,挡住了谭泰的去路,谭泰对孝感发起猛攻,连续激战数日,金声桓眼看支撑不住,吕仁青等楚军精锐部队赶到,金声桓转危为安。谭泰看到此路不通,又转道黄陂想绕过孝感,吕仁青和金声桓却像橡皮膏药一样又贴了上来,拦住谭泰一阵凶猛截杀。

    这条路还是走不通。

    如果拉开架势和吕仁青、金声桓交战,谭泰自觉胜算还是比较大的,但是楚军的后续部队不断过江,每耽搁一天,都有更多的援兵赶来,继续和吕仁青、金声桓缠斗下去,很可能会被死死咬住,最后陷入重围,所以他和屯布儿及时退出战斗,不再去河南了,而是转道黄州府,沿着长江北岸向安徽方向撤退。

    安徽就在前面。

    “河西四将”就在前面。

    吴三桂就在前面。

    只要过了黄州府,就能脱险。

    谭泰这支部队中,主力是从北京调来的三万八旗兵,此外还有屯布儿、孔有德和耿仲明的部队,孔有德前不久死在李定国手里,他的残部由耿仲明暂领,以及直隶、安庆和武昌等地的绿营兵,总数仍有七万余众,其中光是满汉八旗就有四万人左右。

    如果不是接连两次败在李定国手下,其他战斗又零敲碎打的损失了一些部队,谭泰手里的兵力会达到十万人的规模,每念及此,谭泰都对孔有德那个死鬼充满怨念,都是他过于轻视李定国,一再挑唆与其开战,以至于清军损兵折将,否则的话,谭泰手里多出来两三万的机动兵力,无论是走是战,都会更加主动。

    孔有德已经死了,再埋怨他也没有用,好在谭泰主力尚在,仍然称得上兵力雄厚,要知道四万八旗已经不少了,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四万八旗就是四支无敌的强军,如果放在几年前,足够横扫天下了。

    如今时过境迁,八旗横扫天下的年代已经成为过去,但是谭泰、屯布儿和耿仲明等人仍对成功突围充满信心,楚军的确越来越强大,四万八旗非但不敢言胜,还要尽快撤退,尽快逃跑,但是只要回到安徽,进入广袤的华北平原,就可以回到清军的主场,让楚军尝尝八旗子弟骑射无双的厉害。

    北人骑马,南人乘船,这句话说的太有道理了。

    谭泰和屯布儿曾经多次谈论,为什么天下无敌的八旗兵一遇到楚军就屡战屡败,以至于局势恶化到这种程度,想想入关前后的清军是多么威风,短短几年时间,竟然就沦落到望风而逃的地步,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谭泰和屯布儿最后得出结论,八旗兵不适合在南方的水网山区作战,必须在北方的大平原上才能发挥骑兵的机动优势,如果继续在南方和楚军死磕,早晚还得把这四万八旗兵赔个精光,所以他们两个才向多尔衮提出建议,尽快放弃汉阳,放弃湖北,把这四万八旗兵全部撤回北方。

    满人全族才有多少人口?对清廷来说,这四万八旗兵已经是最后的依仗,除了这些年战死伤残和被俘的,八旗的青壮子弟几乎都在谭泰和屯布儿军中,万万不能有失,只要把他们撤到黄河以北,哪怕楚军大举北伐,清廷也有自保的本钱。

    因为楚军的拼死拦截,谭泰退往河南的计划受挫,转而向安徽撤退,这样虽然路远一些,但是更加安全,可以得到“河西四将”和吴三桂的接应,楚军如果尾随追入安徽,必将遭到清军主力的迎头痛击。

    确信自己的战略选择没有问题,谭泰率部离开黄陂,向东进入黄州府。

    长江在武昌拐了一个弯,从东北流向拐向东南流向,武昌因此三面临江,一面临湖(梁子湖,斧头湖等等一大片湖区,不是洞庭湖),地形非常险要,长江北岸的黄州府同样河流湖泊众多,都是长江的支流,只是没有汉水那样的大江罢了。

    谭泰进入黄州府不久,在倒水河遭到李过的截杀,一番激战之后,清军轻易冲破李过的防线,渡过倒水河。

    紧接着,在鸡笼镇又遭到滕双林的截杀,谭泰再接再厉,冲破滕双林的防线,清军伤亡略有增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