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插翅难逃(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戈…战…旗?”

    张勤嘴里一字一顿,喃喃着这个名字,满嘴苦涩。

    如果是他,那专案组从头至尾的方向仍然是错的,怨不得根本没有找到资金去向;如果是他,那就是隐藏最深的一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是他,那他已经成功地跳出这个集资诈骗的围捕大网。如果真是他,后果张勤根本不敢想像……或许,会像厦门那一位,他会窝在一个没引渡条约的国家,让泱泱大国,颜面尽失。

    技侦已经翻阅出来戈战旗的相关资料了,两位国办刑事侦查专员,又开始重新审视全局了,根据前方的消息,这里开始直联首都国际机场了,不同的地方,无数位警察在为这一个惊鸿一现的目标而奔忙。

    “确实应该是他?枪击案、袭警案加上对王军胜的灭口,让我们产生了一个思维惯性,一直认为戈战旗应该被灭口……但只是我们因为应该。”寥汉秋懊悔地道,对着戈战旗房间的现场勘察,他郁闷了,太像了。

    “是啊,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材生,他的行为习惯和马钢炉的联系不到一起啊。”杨诚接了句,事实胜于任何雄辨,只要被“挟持”是个假像,那他已经赢得了足够的时间。

    他没有马上跑,这是聪明之举,如果上了红色通缉令,那会让他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举步为艰,所以聪明的嫌疑人,一定会采取很多措施让自己脱罪,消失无疑是最好的一种,比如换一个身份,甚至更精明,做一个整容,他就会以另一个人合法在出现在世界某个角落,无人知道他过去的角落。

    在追捕跨国罪犯中,已经无数碰壁的寥汉秋知道,这一去,恐怕就是永别了,最起码,这位“戈战旗”要永远地消失了。

    “没有查到啊。”

    技侦紧张的边擦汗,边汇报,首都航班数据出境直联,去掉人种、国籍因素,待查的目标并不多,满满一屏,用电脑扫描只需要几分钟,可根本没有相似的人啊。

    “是不是信息有误啊。”张勤怀疑前方的审讯结果,那位嫌疑人可不可信还不确定。

    “我们专程从首都来这儿查案来了,难道他一直就呆在首都?”杨诚哭笑不得地道。

    “可这是一个最大胆而且最安全的设计,我的目光主要盯在沿海偷渡、出入境以及资金去向上,谁敢想像他敢大摇大摆从首都通关,直接乘坐国际航班离开?”寥汉秋愣了,如此一说,触及他的思维速度,他有点后悔的道着:“完全可能,敢从星海的集资款里建暗仓抽资,还有什么不敢于的。如果劫持是假像,那么他就应该是整个集资诈骗的策划者。”

    “完了……可能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连身份都确定不了。人呢,航班上不可能藏行李仓里啊。”

    张勤欲哭无泪了,这一次出京查案,恐要成他履历中的的滑铁卢了。

    突来了消息,让探讨进入僵局,相对无语时,几人觉得少了点什么?哦对了,临时拉进专案组的许平秋一直没有发言,众人看他时,他又在点着烟抽了,好像并没有着急,而是起身打开了窗户,透了透气,那喜滋滋地、那么鬼鬼祟祟地坐下,丝毫没有一位高级警官的风度,就像看笑话一般,眼里透着喜色,就是不吭声。

    “许局……您?”张勤愣了下,紧张地问,主谋不是马钢炉应验了,难道许平秋知情?现在张勤倒希望是这样。

    “你答应帮我还一个人情,我现在送你一个人情,当着这么多国办同志的面,我要为一个人求情,希望在允许的条件下,给予她从轻处理。”许平秋道,这个人情求得让他有点牙疼。

    “韩如珉?”张勤脱口而出。

    “对。”许平秋道。

    “她完全符合从轻处罚的条件。”张勤道。

    “谢谢……”许平秋松了一口气。

    然后,然后许平秋发现几位国办大员,都竖着耳朵听着,他笑着道着:“飞往纽约的航班,航班号nh没查到他是因为,他现在是日本籍,名字叫:小野矢二”

    技侦手速飞快地敲击着,这一次很快地捕捉到了国籍、身份、照片等信息,他汇报着:“有这个人……咦,nh航班,机组和空乘人员临时调整,增加了两位,难道是……”

    他回头愕然看着,众人都愕然看着,许平秋却在云里雾里笑着,这一次,他的笑一点也不让人反感,其他人也跟着笑了。

    只剩下一种解释了,戈战旗根本就一直在五原警方的视线之内。

    可是不对啊,技侦调出乘客信息时,一张几乎完全不一样的脸显示在电脑屏幕上,这时候,连许平秋也犯疑了,好像根本不是一个人啊。

    万米以上的高空向下附瞰,层层的雾霾和流云遮住了望眼,唯余漆黑一片

    靠窗的那位乘客拉下了窗布,戴上了耳机,二十分钟内,只有空姐来询问过一次有没需要,和经济舱相隔的头等舱空间尚大,一直有着一位空姐在随时准备为您服务,对了,这样的舱可价格不菲,都没有满座,偶而向后瞥眼,会看到后舱攒动的人头,那怕这么一眼,也会让身处这里的人,感到一丝优越

    是啊,从贫穷到富裕、从拮据到优越,每个人在完成这样的飞越时,都会有一种兴慰

    靠在舒适的椅子上,这位乘客听着音乐,慢慢地居然有了困意,在一闪而逝的梦中,美女、靓车、悠闲的午后,小憩的乡村别墅,慵懒的柔情音乐,环绕在他身侧,让他满脸惬意的笑容。那种梦寐以求的生活,已经触手可得了,他甚至在想,在那个自由的国度,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像那些传承数百年的家族一样,当后世在回顾先辈的发家史时,不管是血腥的、还是罪恶的,都会抱着一种崇敬和仰望的心情。

    想到此处,他伸了伸懒腰,睁开了眼睛,看看时间,已经半个小时了,应该出境了,他笑了,不过在不经意侧头时,却“啊”地一声喊出来了。

    他旁边的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位穿着空乘服装的男子,坏坏地、贱贱地笑着,他一支身,被安全带拉住了,一惊又发现自己失态了,然后刻意地掩饰着,坐正,惊讶、疑惑,却又恐惧地看着对方。

    “你妈h到这份上,你还装?”

    余罪瞪着眼,像流氓滋事,像恶痞讨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乘客”不敢吱身了,他紧张地看看,前后左右,外籍人员不同的语言在交流、或在小憩,猝来的情况让他懵头懵脸,一时间竞然无所适从了。

    “现在是境外领空,你有执法权吗?”乘客道,他愕然地看着余罪。

    “你都敢装日本鬼子,我还不敢装国际刑警?看样子,你认识我。哈哈。”余罪道,标准的五原口音,还好,别担心那些高鼻子的老外能听懂。

    “我怎么听不懂你说什么?我就是日本国籍如果你胡来,我保证受伤的是你。”乘客心有余悸地道着,明显有点胆虚。

    余罪笑了,很没品地笑着,笑得眼眯成了一条线,他贼贼地看着这位“乘客”,逗着道:“口说无凭,证据呢?鬼子还会讲五原话?”

    乘客一紧张,一摸口袋,傻眼了,护照、机票的口袋成空的了,肯定是刚才休息时被做手脚了,他眼睛几乎瞪得浑圆了,瞪着余罪,恨不得把余罪生撕了一般,余罪却是无辜地道着:“对了,刚才好像有人把你手提箱都拿走了……哎你报警不?不过没用啊,飞机上没警察,要不我教你一招,大喊一声:俺有炸弹,马上给老子飞回首都去,一准能行。”

    乘客气得欲哭无泪,直摸额前,这个警察有多流氓他好像清楚,根本不通道理。

    “为了看到你这个表情,我等了很久了啊,戈战旗,你还不准备承认你就是?”余罪问。

    “戈战旗是谁?”乘客像反应过来了,怒目而视,他操的是不太流利的汉语,而且夹杂了一句流利的日本语,他也看出来,这个地方,没有被黑之虞,但脱身怕是很难了。

    是吗?这张照片即便是传回五原专案组,即便让涉案的嫌疑人指认,也无法确定是谁?

    半长的头发,颜色花白、额上皱纹几处,两腮饱满、脸型方正,蓄着小胡子,和嫌疑人“戈战旗”帅气的长脸,几乎完全不同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