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七章 此女暂不明出处(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r />     砰!砰!砰……

    大家呆呆地跟着四周烟花的节奏转着脑袋,绚丽的烟花绽放在场馆外圈上空,魔幻般的色彩与雷霆般的呼啸震撼着整个空间与观众的内心。一些外围免费票的观众着实体验了一下零八年没能参加的奥运会开幕式的震撼,终于,烟花走遍了大半圈还剩最后的10秒钟。

    砰!舞台突然变黑,一切灯光照在场馆各处,分散摇晃闪烁,就像寻找猎物的九头蛇。与此同时,上空又飘来那清脆甜美的声音,“各位观众,请与我一起倒数!一起迎接我们的女王!”

    五!砰!四!砰!三!砰!二!砰!一!砰!

    最后一束烟花在空中炸开玫瑰色,所有游离的灯光瞬间聚焦到场馆的半空上。粉红色的,橘黄色的,花雨满天。在夜空的黑暗与光束的缝隙中,花瓣如精灵仙子般优雅超然。

    终于,一切重归寂静。人们都抬头仰望着,看见天上的女王,含笑温柔。

    少女穿上了银白色贴身长裙,一头黑发笔直在空中轻扬,一对儿弧度优美的小腿一条笔直一条微曲,娇小的水晶鞋直接透出了少女白嫩的小脚。她面若桃花,眼眸带笑,双手随意地掠过身边的花雨,美丽的脸上笑容就像夏日里明媚的阳光。

    静悄悄的空间里响起了古调似的前奏,伴奏如侍者低吟,悠然淡雅。少女终于轻盈地落在了舞台上,纤手轻握麦克风,朱唇微启。清亮的嗓音瞬间响彻了整个空间。随着灯光的追踪,原来空空如也的舞台上伴舞们列阵待发。粉色露肩长裙的少女们胸口雪白饱满,脚上蹬着闪亮的舞鞋在各自的地板上有节奏地踏着拍子,灯光的与舞台的衔接使她们看起来更像是落下的花瓣化作的精灵仙子本身。

    这时人们才看到大屏幕上的节目介绍。连笔圆润的艺术字——生如夏花,作词:朴树,作曲:朴树,演唱:唐薇。很简单的介绍,伴随着美妙的伴奏与合音。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流连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

    ……

    少女忘情地演唱着,从天而降到进入演唱状态似乎没有过渡却让大家感觉分外的自然。这女孩就该是从天境临凡,美丽的身躯带着花香与光芒,恰似这天地间唯一一朵纯洁。她就该是个完美的歌唱者——大家看着她,听着她,感受着生命如夏花般美好。

    或者说,她就是绽放的夏花。

    所有人看着这个美丽优雅的少女,他们忘记了赞叹,他们没有时间惊讶。清冷的声线与热烈的词曲交织融合,所谓天籁之音或是阳春白雪并不足以形容这样的演唱。少女或者说这个舞台的女王,她把演唱当成下达旨意的吟唱,强行地让所有人进入了如诗画颂扬夏花的幻境。空间内的人们神情虔诚,他们眼睛明亮感动地接受着洗礼。

    “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尾音轻柔绵长。少女定格了自己的姿态,她微低着头颅,美目微闭,长发垂在腿边。粉色的伴舞少女们从尾音开始到结束很流畅地围到了她的身边,她们用躯体组成了一朵娇美的花,花芯就是被粉色映照的透亮鲜艳的女王。

    终于,一曲终了。

    几秒钟的沉默后,掌声雷动。偌大的体育场瞬间由安静转为轰动,人潮浪头汹涌,气势犹如排山倒海。粉丝们准备好的写着自己真爱明星名字的电子牌全被遗忘在观众席的下,他们涨红了脸,大声地呼喊着。

    “安可!安可!安可!”一声响过一声。

    舞台最终还是暗了下来。主持人没有理会热情爆棚的观众,他们身着礼服款款上台,观众的声音以舞台为中心逐渐消失。伴舞们早就撤离到了后台,她们并不享受这个完全的配角演出。花瓣多如细雨,花芯才是主角。

    但是此时某个换衣间里,一个并不在意做配角的花瓣正一只胳膊扭曲着脱下裙子露出修长丰满的身材,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听着电话。

    “不得不说恒星很下本钱,任务完成的足够五颗星。唉,啥时候您给属下发个福利,也给我过把瘾好不?”女孩儿紧闭着一只眼睛,咧着嘴巴给自己套上了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尽管有些艰难,但是她语气轻快。

    5.陆南枫

    在韦天天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男孩的名字被遗忘在心底。他叫陆南枫。

    陆南枫在韦天天三岁的时候走进了韦天天的生活,或者说,是强势闯进。

    那年三岁的韦天天在电子琴上敲打着一首《雪绒花》,虽然因为手指细嫩掌握不好力道,但是曲调已成。就在韦天天展示完了自己的才艺,赢得了韦氏夫妇与陆氏夫妇共同赞许的时候,四岁的陆南枫从母亲身后走了出来拉住了韦天天的手。

    “天天妹妹,你太用力了。作为一个女孩子,你要轻柔一些,那样更符合一个女孩儿的气质。”男孩奶声奶气的声音很柔和,他把住韦天天的小手慢慢地按响了几个琴键,韦天天听着那几个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的音阶,心里很慌大脑一片空白。

    韦天天看着陆南枫那微微翘起的兰花指,飞也似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陆母看了摇头浅笑说自家儿子就是从小细心,细腻的不像个男孩子。韦母倒是很羡慕地说自家女儿虽然聪明可爱,但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做什么都一付马到功成的拼命相,怕是长大了命不好。

    “以后让南枫多来玩玩,好让天天和他学学,这女孩子家不可以太硬气。”韦母淡淡地说着,眼神里满是夸耀般的宠爱。

    “我打算让他俩上一个幼儿园。”陆母轻轻地点头表示同意。

    午饭时,韦母去韦天天的房间叫两位小朋友吃午饭的时候,很高兴地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场景——韦天天正虚心地向陆南枫学习……学习给一个芭比娃娃做一个漂亮的造型。

    韦天天的玩具箱里芭比娃娃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角色。韦小姐个人很喜欢可以变20种形的变形金刚,因为她一直在研究第21种。还有就是可以拼成各种长城堡垒或是怪兽的积木,她一直很宝贝地把它们一块块地装在一起,不想丢掉任何一块儿。

    陆南枫在韦天天跑回了房间后不久跟了上去,他很有礼貌地敲开了门,然后看到了令他很不解的一幕。韦天天用积木做了一个高耸的城堡,手持等离子光刀的变形金刚站在城墙头似乎叫嚣着谁敢与我一战。陆南枫皱了皱眉头,走到了她的玩具箱边。

    “女孩子应该玩娃娃,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他挥舞着手里被套上一个粉色小洋装下身却穿着长裤的芭比,杂乱的头发随着男孩的摇摆摇摇欲坠,看的韦天天心惊胆战。

    “可是我不会打扮娃娃,你看她多丑……”韦天天低着头摆弄着变形金刚,小声地说着。

    “没关系,我教你!”陆南枫笑着挑了下眉毛,很爽快地坐在了床上,把手上芭比的诡异外套全部扒掉。韦天天大眼睛瞪的圆圆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操作。

    陆南枫把牛仔短裤与白色小t恤套在芭比身上,又给芭比梳了一个马尾,微卷的发梢向上挑了一下,显得调皮。“喏,这是长大后的天天。”男孩张开嘴笑着,露出白白的小牙。韦天天呆呆地看着莫名开心的男孩,心想他的牙真是又整齐又白。

    韦天天终究学不会打扮娃娃,她把牛仔短裤白t恤的芭比放在了书桌上,芭比彻底离开了韦小姐的玩具箱。

    在韦天天的强烈要求下,她不仅幼儿园与陆南枫在一起上学,小学与初中也在一起上。由于两家交好而且又是同班同学,韦天天与陆南枫形影不离。与他们恰好也在一起上过小学初中的同学都会说这俩人是从小订的娃娃亲,青梅竹马根本不能形容他俩的关系。韦天天对谣言毫不在意,倒是陆南枫总会在别人提起时严厉地说天天只是妹妹。

    韦天天长成了英勇霸气的高冷女孩儿,每次陆南枫被其他男孩儿欺负韦小姐二话不说拎着板凳就往脑袋上招呼,打完了扔点钱一言不发地走人。陆南枫对此并不领情。

    “天天,你是女孩子,你不可以那么暴力知不知道?”他语气仍然轻柔,面色焦急。

    “陆南枫,我在帮你你没发现么?你总说我是女孩子,要我怎样怎样,说的好像你多懂女孩子似的。你知不知道一个14岁男生说话声还软绵绵娇滴滴的给人什么感觉?我可以像个女孩儿那样,那你能不能爷们儿一点!”韦天天红着眼睛怒吼,浑身颤抖。

    当韦天天回过神来,陆南枫已经走了,甚至没有背影。

    那一年,韦天天13岁,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很在乎陆南枫的感受。她会在他面前刻意说话轻柔,他会做的女工她即使再怎么没有天赋也要学。她几乎整个夏天都在穿牛仔短裤与白色t恤,梳着短马尾。

    只要这么做,就更像一个女孩儿了吧,他就会很愿意看到吧。

    韦天天是个很别扭的女孩,所以吵架之后她和陆南枫先冷淡了几天。她盼着他会主动道歉,等来的却是对方离开的消息。

    陆南枫离开了,他父母带他出国,去美国念高中然后学他一直梦想的造型设计。

    于是这段有关于韦天天与陆南枫的青春期故事到此结束,因为时间终究打败了一切。再次相见,或者说再次联系,他已不是她心中的陆南枫。

    6.首席造型师peter

    陆南枫还是回来了,只是很少有人再叫他陆南枫,而是叫他peter。包括韦天天。

    “嗨!peter!”这响亮清脆的女声响彻整个机场大厅,路过的风衣西装男或是皮包女都看着这个声源——韦天天穿着白色的连衣短裙,长马尾垂到纤细的腰际,一双美腿套着紧致的黑色丝袜。她踩着高跟鞋踮脚眺望着远处,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剪影。

    “能不能专业一点?我这吉他在伦敦一区牛oxfordstreet的一家virgin唱片店

    买的。这要是被你不小心给摔了,我还得托运到英国修理。”穿着绿色风衣蹬着一双奶白色漆皮长筒靴的男子脚步匆匆,他声音有些尖细,又因为语气急切显得刺耳。一只手拎着一个褐色皮包,另一只手兰花指指着他那扛着大吉他的助手数落着。

    也许是听到了韦天天的呼喊,他抬起那张被保养品保养的水嫩光滑的脸,浅褐色的美瞳使一双大眼睛看起来水灵灵的。也许是看到了韦天天,他本来不悦的脸色瞬间变化,张开嘴大喊着“天天我回来啦!”,双臂展开扑向前方。身后的助手提了下肩上的吉他,叹了口气。韦天天也同时奔向这边,她注意到了那展开双臂的男子手指摆了一个漂亮的兰花状。

    机场里的行人有种进入了鸟林子而听到莺莺燕燕的错觉。

    韦天天不是一个会让自己别扭到底的女孩儿,所以在那个男孩跑去美国变身peter之后,她想方设法还是搞到了他的e-mail,两人开始了毫无隔阂的紧密交流,类似于,闺蜜。

    韦天天会在电脑前笨拙地抹着面膜,听着大洋彼岸屏幕里的那个男子细致地往脸上贴着黄瓜,顺便吐槽美国帅哥不少就是肌肉太多体毛太重。这样的时光陪伴了韦天天四年,直到peter开心地说自己将要回国。

    在美国他很提前自己的课程,基本三年要学的他生生地压缩成了两年,然后大学期间果断选择了2+2模式。一边学习造型设计一边给自己找锻炼技能的机会,从小型理发店到婚礼庆典,他剪过10美元一个的头发,也给泰勒斯威夫特临时化过妆。最终两年大学之后,他回国在中央戏剧学院学完自己的余下两年。

    总而言之,韦天天重逢了自己的男闺蜜peter。经历了中考高考乃至丧母,这个女孩终于找到了机会让自己更开心的生活。

    对于peter个人而言,他人生的辉煌,才刚刚开始。

    刚到中戏报道能没等选课,他就收到了恒星的offer,恒星不仅报销两年学费还给他固定的实习机会以及实习生该有的月薪。于是年仅18岁的peter摸到的明星脸比一般人一辈子见到的都多,对时尚的独特理解以及他个人独特超前的品味使他渐渐地成长为恒星的当家造型师。当恒星要请某个大牌给自家还不出名的歌手客串演唱会的时候,peter给做造型远远比十万出场费要有吸引力的多。

    今年peter24岁,他成为了国内公认首席造型师,然后他开始了又一兼职领域——经纪人。当恒星总裁主动上门敲开他家门的时候,他正在给自己的头发做保养。总裁看着他忙,他也只是一种我在日常生活你管不到我的态度继续着,完全的美式思维。

    现在的peter在一架直升飞机上,狭小的空间他拼命地挽救着女孩儿略显苍白的小脸。他现在心里很慌,一方面是他刚刚不顾自己本来晕高的属性硬是拉着软梯登上了直升机。另一方面是他一直在回想那天总裁深情款款地求他接下做经纪人这个活是不是看上了新来的女星,那他干嘛对自己深情款款的呢。

    在peter心里,他不仅是新来女孩的经纪人,还带点情敌的味道。所以,这女孩漂亮么?

    他上了飞机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看起来苍白冰冷的女孩,漠然的眼神中有着夺魂摄魄的力量。于是他心里一沉,准备给这个丫头点颜色瞧瞧。

    “你很怕高吧,真是麻烦你了。”还没等他接近,那女孩突然笑了,笑的异常美丽阳光,歉意中带着让人不得不原谅的力量。他看着女孩儿的眼睛,把刚刚的想法打消了。

    “我们先换衣服吧,宝贝儿长得真漂亮!”peter还以温柔。

    直升机上只有螺旋桨在发出声音,克劳德背对着几个人向下望着灯火通明的鸟巢,嘴里的香烟轻轻地冒着烟。花衬衫自顾自地低头看着手机。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克劳德看见了场馆边缘开始放着烟花,一个接一个的绚丽很是壮观。他按灭了烟头,扔了下去。转回了身。

    “是时候我们两个男人出力了,我们要把这个正妹放下去。”花衬衫用港台腔配合着自己的服饰。peter看着他那被圆鼓鼓的肚子撑开的花衬衫,白了一眼。

    “嘿,妞儿,记得要专……”peter看着银白裙子透亮的像是水晶似的女孩,哽住了。

    “叫我唐薇。”女孩转过身子顺从地被绑上威亚,淡淡地说着。克劳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尖,似乎又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眼前女孩的背影,安静的义无反顾。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