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江崖丹(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几只漏粘的蝉在浓密的绿荫中聒噪的叫着,盛夏的午后阳光灼热刺目,深广的高堂上却别有凉风习习。

    藕荷色的八宝帐内,剑眉星目的少年从昏昏沉沉中悠悠醒转,下意识的呼唤下人过来伺候自己——才开口却发现,由于长久未进食水,喉咙嘶哑的一时间出不了声。

    他正要自己起身,忽听不远处却传来一个婆子的轻声嘀咕:“江林真是大胆,八孙公子才十三岁,平常教着公子懈怠学业也还罢了,连‘饮春楼’那样的地方也敢带孙公子去——去就去罢,竟然还不亮身份!那些个娼妇心狠手毒,把孙公子当成寻常富户子弟,竟连虎狼之药都给孙公子用了下去!可怜孙公子小小年纪懂什么?这一昏到现在都两天两夜了,二老爷过来看了三次都没见醒,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了?”

    “呸呸呸!你这个作死的!这么不吉利的话你也敢说?!亏得这里没旁人在,不然二老爷知道,不打死你才怪——二老爷最疼的可就是四公子膝下这一位了!尤其四公子夫妇如今都在北疆,孙公子若有个三长两短,二老爷都没法跟他们交代!”

    “唉,我还不是担心?虽然说八孙公子自来锦衣玉食底子好,可这次‘饮春楼’那边下手委实歹毒!偏他们后.台有皇室中人,二老爷亲自去找了太后娘娘,也只交了两个管事并娼妇出来顶罪,‘饮春楼’都没关门!正经害了孙公子的人,天知道齐了不曾呢!”

    “也别净说‘饮春楼’那边了,八孙公子本来好好的在家里温书,要不是江林撺掇引诱,怎会跑去那种地方?!说来江林简直昏了头!他本是四少夫人亲自给八孙公子挑的小厮,凭八孙公子在二老爷跟前的体面,只要他好好伺候,往后前程还用说?偏偏自己上赶着作死!这次八孙公子被他害成这个样子,二老爷火头上活活打死了他,连他家里人都没放过——自江家有家生子以来,还从来没人落到过江林这样的下场呢!可怜他合家大小,都被他带累了去!”

    “说到这个,你不觉得奇怪么?”

    “什么?”

    “老姐姐你也说了,那江林,可是四少夫人亲自给八孙公子挑的人!想当初多少人想跟着八孙公子?江林能从那许多人里脱颖而出,叫四少夫人看中,岂是真傻?他会不明白好好儿伺候八孙公子,四公子跟四少夫人将来绝不会亏待他不说,连二老爷跟前没准都能混点情份?!二老爷再忙,每天可都要花时间指点八孙公子的!”

    “嘶!你是说……?”

    “多半是被胁迫了!不然区区一个下人,伺候好主子方是本份,作为家生子,江林岂能不明白?只要不是脑子坏了,谁会放着正经前程不上心,做这样的自毁之事?!”

    “这话快点不要说了!你想想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大公子的院子——叫人听见那还得了?!”

    “哼!我就是看着八孙公子的样子不落忍!就算只是堂伯,怎么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江字!何况二老爷待大公子,简直比亲生儿子还要好!多少年来都这样呢,大公子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竟连二老爷有个出色的男孙都不能容忍——难道非要二老爷膝下断子绝孙了他才高兴?!”

    “你说的真是越发的胡话了,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再这么说我可不敢跟你继续守着八孙公子了!!!”

    “我……”

    “你们在议论什么?!”两个婆子的争执尚未结束,一个冰冷阴沉却不失威严的声音,蓦然从堂外传来!

    “叩见二老爷!”两个婆子顿时噤若寒蝉,“扑通”一声跪下,忙不迭的给来人请安,战战兢兢道,“禀告二老爷,八孙公子他……他还未醒!”

    来人没有理会她们,而是大步入内,直接朝堂上的卧榻走来!

    帐中少年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情闭上了眼睛,匀净呼吸,装作依旧在昏睡的样子——下一刻,帐子被小心翼翼的拉开一角。

    来人是他的祖父,大瑞秦国公,国之干城,皇后之父……无数荣耀加身的江千川,此刻与普天下任何一个担忧爱孙的祖父却也没有什么两样,他弯下腰,先是仔细凝视了一会孙儿苍白的脸色,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然后语气轻柔的唤道:“丹儿?丹儿?好孩子,你怎么样了?”

    话语温柔,听者却不难察觉到内中的酸楚与担忧。

    江崖丹眼中亦是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来——索性江千川以为他还需要些时间才能清醒,唤了几声后,叹息着伸手摸了摸他额,又替他掖了掖被角,便放下帐子。

    帐子放下的刹那,江崖丹眼角已控制不住滑下泪水,这时候他听到江千川冷冷吩咐:“将这两个老东西拖下去!另换了懂事的人来伺候丹儿!”

    “二老爷——”

    “再出声惊扰了丹儿休养,就直接打死!”

    “……”

    堂下顷刻之间寂静。

    短暂的沉默后,衣物的窸窣声传来,中间夹杂着一声压抑的呜咽,应是那两个婆子被带下去。

    然后才是老仆低声请示江千川:“八孙公子往后还住这里么?您书房隔壁的屋子横竖是空着,不如……这样也方便您每日过问八孙公子的学业?”

    “……先等一等再说吧!”江千川沉吟了好一会,才叹息道,“毕竟老四媳妇走时,是把丹儿交给他们照顾的,这事老四写信来时也答应过。这回丹儿出事,骜儿夫妇都已经请过罪了,若还把丹儿接走,你说骜儿的脸朝哪搁?传了出去,都要说我因此对他生了罅隙!”

    “可是八孙公子这次……”老仆似有不忍,提醒道,“这次亏得林大夫医术高明,才救了回来!若再来一次,怕是八孙公子的性命……”

    “这次是意外!不可能再有下一次了!”江千川的声音有点冷,“谷氏……嘿!说什么‘饮春楼’的后.台是皇室中人,皇室中人若非投了谷氏的,如今还敢招摇?!这个仇,我记下来了!总有一天会让谷氏还回来!”

    嫡亲祖父为了自己,不惜将当朝太后举族都视作仇雠——江崖丹心里却感觉不到任何暖意,反而冰凉一片!

    “之前两个婆子的议论,祖父定然是全部听在耳中的!不然,跟着祖父来的人,怎么会建议让我搬到祖父的书房那边去住?!可祖父明明听到了我这次几乎送了性命,全是伯父的算计,却依旧不忍戳穿伯父,宁可让我继续落在伯父手里!”

    “什么不会放过谷氏……太后虽然目前与祖父在一些政事上已经不大和睦,但明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