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巅峰之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天无崖子就带着宝贝大孙子般的乖徒儿去找天山童姥了,说是要虚竹跟天山童姥学功夫,被心爱的小和尚抛弃的姬道长只好宅在家里渣基三。

    李秋水的效率实在很高,昨晚说下山就命人来送礼,果然中午就有一帮人抬着一箱箱礼物上山来了,什么布匹啊药材啊金银珠宝啊一大堆,可惜就是没有书,姬道长就一点不激动地收下了。

    他每天都会跟基友们通信,陆小凤这会儿正在花满楼的小楼蹭酒喝,叶孤城带着拖油瓶西门吹雪已经回白云城去了,估计是开始给皇帝当卧底,黄药师还在带着妻女到处游玩买买买,皇帝还在日理万机……

    因为虚竹要同时跟无崖子和天山童姥学功夫的原因,大家一直在飘渺峰上呆到了十五,等纯阳观移动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之后,又神行回来,再呆到下月初一,然后再神行回来……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一个多月,这还是头一次在同一个地方呆这么久。

    直到皇帝来信说大理镇南王世子带着使节到京城拜见他并企图救出王语嫣,大家才决定动身去京城。关于外孙女被牵扯进谋反案这事,无崖子在李秋水走后不久就想起来要告诉她一声,毕竟那也是她外孙女,于是便拜托姬道长给她寄了一封信。李秋水收到信后便直接派了四个武功蛮不错的侍女过来,说是让无崖子带去给外孙女用。据说这四个侍女还要负责给王语嫣洗脑,让她忘掉慕容复,学好武功,努力成为跟她外婆一样坚强独立心狠手辣的新时代女性……

    姬道长默默地在心里给王姑娘点了一排蜡烛,但还是把这四个侍女给带上,神行去了京城。

    皇帝早就接到了他的信,带着段誉和大理国使臣等在了皇家别院里。段誉和他们家的土包子使臣就这么看着纯阳观瞬间凭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前半辈子对世界的认知都碎掉了。

    “所以段世子已经确认王姑娘是你妹妹了吗?”姬道长见到段誉一脸苦涩便心中了然。

    段誉险些又要哭唧唧:“是啊,不止王姑娘,还有木姑娘,钟灵姑娘,阿朱姑娘……都是我妹妹。”

    真惨啊……咦,说到阿朱,上回在擂鼓山丁春秋死后他的徒子徒孙就作鸟兽散了,也没注意过阿紫,否则段誉还要多个妹妹呢,姬道长想道。不过他也懒得多言,就阿紫那个恶毒的心性,姬道长一想到她都犯恶心,更别提好心提醒段誉去找她了。

    段誉的表情把皇帝都逗笑了,这位陛下调侃地说:“段世子,下回再遇到漂亮姑娘,可要先请长明看看她的面相是否与你有兄妹亲缘啊,长明看相很准的!”

    段誉欲哭无泪——任谁碰上这么一个到处给自己生妹妹的爹也开心不起来啊!

    好在皇帝接下来的话安慰了他受伤的小心灵:“既然已经确定王姑娘是段世子的妹妹,而非反贼慕容复的表妹,那王姑娘自然就无罪了。”

    “还有阿朱呢?”段誉小心翼翼地说,“跟慕容复一起关进去的那个穿红的婢女阿朱,也是小臣的妹妹。”

    皇帝爽快地一挥手:“那就把她也放了!”

    段誉大喜:“多谢陛下,上国果然宽仁!”

    “这也是看在虚竹的面子上,”皇帝说,“毕竟王姑娘是虚竹他师父的外孙女,也要管虚竹叫师叔的。”而虚竹正是朕的好基友长明的心上人呀,必须要给面子的!

    段誉瞬间就跟着自己的妹妹,平白矮了一辈。本来他大哥萧峰跟姬道长和虚竹都是平辈相交,那么他也算虚竹的平辈的……

    王语嫣被放了出来,没多久阿朱也被锦衣卫从诏狱里提了出来。这两位原本还想求段誉救救慕容复呢,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李秋水送的四大侍女看出了端倪,然后就被她们客气中带着强硬地请进了房间开始洗脑。

    接下来的事情姬道长也不怎么关心了,因为皇帝让段誉把妹子带回使节暂住的地方之后,就要给他八一八南王谋反事件的新进展啦!

    “他们已经买通了朕身边的太监总管王安,南王世子也易容改扮偷偷向京城来了,江湖上已经传出了叶孤城要与西门吹雪决战紫禁之巅的消息,”皇帝兴致勃勃地说,“长明,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这场巅峰之战啊?”

    “有什么好看的,以前我撮合他们认识的时候天天都能看到。”姬道长浑不在意地说。

    “撮合?”皇帝的眼睛都亮了,“原来他们是那种关系吗!那他们每天睡觉前是不是先打一架决定上下?”

    噫,堂堂九五之尊竟然这么污。姬道长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皇帝只好换个话题:“好吧,不说他们,说说你,你跟虚竹有没有什么进展啊?”

    说到这个姬道长就有点苦恼,“没有,他还当自己是个出家人呢。”

    皇帝安慰地拍拍他肩膀:“其实朕觉得就差临门一脚了,他只是没开窍罢了,平日里看你们俩就黏黏糊糊的,朕不信他心里就对你完全没感觉。”

    姬道长隐约也有点这种感觉,但他还是不太确定,毕竟以他这种聪明人的思维来揣测小蠢萌的心思,有时候也很难猜得准。

    “要不然用别人来刺激一下他,看他会不会吃醋?”皇帝提了个特别狗血的建议。

    姬道长果断否决:“不,我不想对他有任何算计,我宁愿等他慢慢明白。再说了,他那么呆,万一以为是真的,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偷偷伤心怎么办?”

    皇帝演技十分浮夸地用佩服的语气叹道:“真是个情圣啊你!”

    “过奖,”姬道长毫不心虚地接下了这个赞美,“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怎么好像谁都知道了?他师父也是,你也是,药师也是,杨护法杨夫人也是……我真的表现得很明显?”

    皇帝嘲笑他:“你就差在脸上写出来你想把他吃掉了,也就虚竹那个小呆和尚看不出来。”

    唉……姬道长惆怅地叹气。

    随着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决战日期的临近,京城中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许多江湖人涌入京城,造成了挺多的治安事件,皇帝被烦得都派锦衣卫去巡街了。

    陆小凤和花满楼也终于来到了京城,跑到皇家别院里跟基友汇合了。他们俩还不知道皇帝跟叶孤城达成协议的事呢,一见面就挺担心地问姬道长到底怎么回事,那如胶似漆的两个人怎么突然就要决战了呢?姬道长只好给他们解释了一下。两人听他解释完,终于放下心来,安心地在皇家别院住了下来。这一住下来就不得了了,他们也发现了姬道长对小和尚的那点小心思!

    “需要帮忙吗?我的经验可是很丰富的哟!”陆小凤得意洋洋地毛遂自荐。

    “被女人坑的经验吗?”姬道长毫不留情地揭短,“问你我还不如去问两位护法,至少他们俩是修成正果的。”

    花满楼在旁边微笑不语。

    陆小凤气死了,当天晚上大家吃饭的时候,这位大侠就对虚竹发动了突然袭击:“虚竹,你有心上人了吗?”

    虚竹脸红:“自然没有,我是出家人呀。”

    陆小凤得意地冲姬道长挑了挑眉,那意思:看吧,你的路还长着呢!

    “要心上人做什么呢?我觉得我现在的日子就挺好,每天和长明呆在一起看看书练练字做做功课,偶尔开个义诊,就很开心的,”虚竹毫无自觉地捅了陆大侠一刀,“我就想和长明呆在一起就好了。”

    这回轮到姬道长对陆小凤挑眉了,然后对小和尚温柔微笑:“我也只想和你呆在一起。”

    陆大侠捂脸:“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这么闪瞎人的眼睛……”猝不及防地就被一个小蠢萌天然呆塞了一嘴狗粮,好心塞。

    “什么?”虚竹一脸疑惑。

    花满楼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陆小凤一脚,苦逼小凤凰只好打个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说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事呢。”

    “不用担心,”小和尚安慰他,“他们也是好朋友了,再说还有长明在呢,就算他们决斗的时候受伤,长明也会有办法的。”

    啊……陆大侠再次被一个小蠢萌天然呆塞了一嘴狗粮,简直累不爱了。

    决战的日期定在了九月十五,那天早上纯阳观跑到了一座城池外,趁着还没被人发现,姬长明又赶紧神行回到了皇家别院。陆小凤这几天被皇帝派了个任务——分发巅峰之战的门票——忙得整天都不见人影,姬长明和虚竹想去逛京城只好找花满楼做向导。

    他们来了京城这么久,还没出去逛过,而且此行除了逛京城,主要目的还是去见西门吹雪。西门吹雪也早就到了京城了,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并没有来纯阳观与他们见面,他们今天就是要去他家的糕点铺合芳斋找他。

    老实讲,糕点铺这种地方跟西门吹雪实在很不搭,姬道长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那个高冷高冷的基友为什么会开个糕点铺。而在糕点铺门口闹事的那个女人和自己那个高冷高冷的基友就更不搭了。

    “别骗我了,我明明就看见西门吹雪进了你们的门!”那女人对糕点铺伙计气急败坏地说,“我又不是他的敌人,为什么不能见他!”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孙秀青吧?”姬道长有种不妙的预感。

    花满楼点了点头,“是她,我记得她的声音。”

    “她到现在还在缠着西门?我记得西门跟叶城主认识之后她就找不到他了吧?”姬道长真的很想不通,“她的师父和师兄不是都死在西门手里了吗?这个女人没有良心的吗?而且她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直接说西门在合芳斋里,不怕给西门惹麻烦吗?她难道猜不到西门一直不出现就是因为不想被人知道行踪?”

    花满楼叹气:“谁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们还是从后门进去吧,她认识我,也知道我认识西门庄主。”

    三个人只好无奈地绕进旁边的小巷,找到了合芳斋的后门。他们见到西门吹雪的时候,他的心情明显不是很好。西门吹雪一向就特别讨厌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孙秀青明知道师父师兄被他所杀,居然还毫不在意地黏上他,这种对师父不孝对师兄不义的人对他纠缠不休,他心情能好才怪了——虽然他从没给孙秀青机会缠到他过,但他还是很不爽。

    “西门,要不要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姬长明想了想,问他,“你能查到独孤一鹤和苏少英的生辰八字吗?我试试招他们的魂来给那个女人看看,不过如果他们已经投胎的话,我就没办法了。”

    西门吹雪眉头松开了,“我这就叫人去查。”他真是被烦透了。

    他叫了人进来吩咐了几句,等那人出去之后才发现基友们已经不客气地自己坐下倒茶喝了。

    “今晚便是决战之期,你们两个打算好怎么打了吗?”

    西门吹雪面不改色地回答姬道长的问题:“我们往日切磋都是点到即止,难得有机会决战一次,自然要全力以赴打一场。”

    什么?!姬道长差点跳起来:“万一不小心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西门吹雪默默地看着他。

    “你看我干什么?”姬道长莫名其妙。

    虚竹犹豫道:“我想西门庄主的意思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