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8|无责任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次游历的期间,祁弑非和葵卯偶然被卷入了时空风暴当中。

    为了寻找到正确的方位出去,祁弑非想出了一个方法。

    “只能用过去的自己作为锚点,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回到的空间正确,而时间节点也不算太远。”

    葵卯点了点头:“那是以我作为锚点,还是用尊上您的过去作为锚点呢?”

    “不能单纯的以一个人作为锚点。要结合两个人的时间和空间位置才可以。”祁弑非蹙着眉毛,仔细的思考,务必要保证没有丝毫的问题。

    以葵卯做锚点,时间不会太过久远,以过去的自己做锚点,修为比较强,找起来好找。

    两相结合,他们才会回到最接近的时间点,然后因为同时存在两个自己,自然的会被天地排斥回到原来的时空当中。

    仔细盘算了又盘算,觉得没有问题了。祁弑非才抱着葵卯进入了乱流当中,他对自己最熟悉,很快的就找到了过去的自己,就是找葵卯的时候花费的时间比较久,他的修为能量太过微弱,几乎消耗掉了祁弑非的所有真元才算是完成。

    劈开乱流,俩人直接坠入到下方的时空当中。

    祁弑非惊恐的发现,下坠的时候葵卯被一股力量拽着迅速的向着一个方向前进,离得他越来越远!

    祁弑非试图去追,却没办法把葵卯抓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葵卯先一步的投入其中。

    祁弑非脑中慌乱了一瞬,随后极力镇定了下来。他要保证自己不能跟葵卯分别的距离太远,不再挣扎,随后祁弑非也很快的坠入其中。

    下落到逻垣大世界当中,祁弑非正想要凭借俩人之间的魂誓来寻找葵卯的时候,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

    祁弑非消耗的真元太多,而且他分割了一半的神魂,只有一半的神魂牵引葵卯。而现在的那个祁弑非则是一个完整的神魂,从本质上讲,俩人是一个人。受到完整的神魂吸引,葵卯直接被拉过去了!

    想清楚这个之后,祁弑非放心大半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生醋意。

    那可是过去的祁弑非,葵卯曾经对过去的那个多么的好,引起自己多少次吃醋。

    尽管自己吃自己的醋好像很可笑,但是现在的情况是真的有过去的自己出现了,还跟他抢葵卯,魔尊大人表示绝对不能忍!

    祁弑非的紧迫感加深,顺着葵卯的感应就找了过去。现在他落后一步,说不定就晚了一段时间。

    正如祁弑非所想的那样,葵卯就是受到这个时空当中,相同的祁弑非的完整神魂牵引,这才比祁弑非先一步进入这个时空当中。

    他不只是被这里的祁弑非拉过来,还直接落到了祁弑非所在的秘境当中。

    这个时间点的祁弑非正是大乘境低阶,离开九极峰独自在东渡洲游历,进行晋升中阶的准备。

    祁弑非修为不高的时候就因为被追杀,在东渡洲待不下去,去了深渊当中。他人生当中的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花在深渊探险和西泗洲游历上,对于东渡洲的了解反而不深。

    因为那个时候只有归元境的修为,有很多危险的秘境他都没有去过。现在大乘境之后,祁弑非就想着把那些东渡洲知名的秘境都走上一遍。

    祁弑非正是在这次游历当中顺利的晋升到了中阶,然后再返回的途中,遇到了白扬帆。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祁弑非还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葵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出现了,顿时让很警觉的祁弑非隐匿了起来。

    此时葵卯是化神境后阶,在祁弑非不遗余力的自荐鼎炉,以新姿势“修炼”不辍下,葵卯的修为增长的很快。

    一个化神境的陌生修士毫无征兆的出现,祁弑非顿时就把这个人当成了潜在敌人。但是当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却莫名的提升不起敌意来。

    他的身上有一种他非常熟悉的感觉,让他天然的觉得他是一个很亲近的人。

    这时祁弑非并不知道这时葵卯身上的那半个魔尊大人的神魂引发的作用。

    他虽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修士很有好感,祁弑非却并没有被这种感觉盲目的迷惑。因为这种感觉出现的蹊跷,然而让他更加谨慎了,他疑心这是不是对方的什么法术迷障在起作用。

    他更加仔细的观察着那个人。那个男人长得很是清俊健朗,一身用料一看就不输给自己身上制作蝉雪外衣和御风里衫的材质。

    祁弑非凝目望去,更是觉得两者的材质很是接近。

    这让他心中更忌惮了,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一个道修。要知道他身上的防御外衣的材料可是只有西泗洲才有。

    祁弑非正想要继续藏下去,就看眼前的人脑袋一转,眼睛竟然笔直的向着他看过来。

    “尊上?是您吗?”葵卯不确定的呼唤。

    虽然祁弑非隐匿技术很高明,但是掠影出身的葵卯可是专门吃这碗饭的。他现在的修为高深了,自然能够发觉有人藏在附近。再加上和魔尊大人之间的魂誓感应,尊上对他的存在感太强烈了。

    既然被发现了,祁弑非索性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看见他显露出来,葵卯很是惊喜。他绽开笑容,眼神明亮,身心全然的喜悦自然是被祁弑非看在眼里。

    对方看见他这么高兴,之前还叫他尊上。看来对方认识他,而他却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祁弑非不露声色,面色从容的站在那里。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他心中的疑惑,他显然是想要假装一下,然后从葵卯那里套取更多的信息。

    只可惜,这一招也许对别人会是无往不利,只是在面对枕边人的时候,眼神的微妙变化,都能让人察觉到不对。

    更别说,祁弑非会站在距离葵卯一丈的距离,而不是走过来紧紧的靠着他,就更加的不对劲了。

    这不是和他心心相印,两情相悦的那个尊上,而是现在这个时空的祁弑非。

    葵卯没能忍住,露出一个失望的神色。随后他的面色一正,收起那些喜悦和过分袒露内心情绪的表情。

    从新变得面容平静,冷静坚韧。

    虽然眼前不是他爱的那一个,但是无论是哪一个时期的祁弑非,葵卯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敬尊重。虽然现在不再把他当做高高在上的神祗,尊上的至高地位却是不可动摇的。

    祁弑非饶有兴致的看着葵卯,他肯定的说:“你认识我。”他的眼睛又在对方身上的衣物上转了转,越看越像是出自自己的风格,“而我却一点都不知道你是谁。”

    “在下葵卯,拜见尊上。”葵卯行了一个礼。

    祁弑非的城府极深,而葵卯又是一个心思脾气很简单直白的人,当祁弑非非常认真的时候,葵卯什么都掩藏不住。

    首先,从他行礼的方式上,祁弑非就能够判断俩人之间的关系不浅。

    如果不是很熟稔,很得他自己看重,他是不会轻易免去别人的行礼。而胆敢在一个大乘境魔尊跟前不得到允许就这样做,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或者就是来他跟前找死的。

    葵卯很明显两者都不是。

    祁弑非唇角勾起来,对这个陌生人的兴趣更浓了。他缓缓的走进,葵卯忍住后退躲避的冲动,祁弑非并没有靠近他,反而是绕着他缓缓的走动着。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